JUNJUN

一个没事儿喜欢在纸上来两笔的。混欧美东瀛圈的。腐女子。。。。(๑ŐдŐ)b

久违的粮、磕爆!!!

贰拾叁:

芝加哥的夜雨一向粗粝逼人。
说实话,Aiden并不喜欢这个。肮脏的细流簇拥向翻卷的淡红色血肉会激起一丝电流般直奔骨髓的刺痛,如同一个陡然尖锐的刺耳音符。刚刚自敌人的囹圄中逃身,淤青和肿胀一齐沉沉地把他压在风之城的夜雨下,作为芝加哥的私法制裁者,他的处境实在算不上风光。
巷内光线郁悒昏闷,Aiden自积了泥水的地面上撑身而起。左臂有种糟糕的下沉感,呼吸之中带着股缭绕不散的腥气。他在踉跄中逶迤而去,回到安全屋时已然夜深。
今夜也无星,远处迷蒙混浊的人造光线是唯一的光源,交错着变换明暗,甘为夜夜笙歌的城市陪衬光彩。在这蔽人视听的恼人昏暗当中,Aiden疲惫不堪地推开门,急不可耐地想要获得一丝喘息的时间。
一切都并无异常。
但就在他试图打开灯的下一秒,黑暗当中陡然一声闷响,一团黑色的物什撞进了他唯一的窗子。玻璃应声而破,亮晶晶的锐物散了一地。Aiden见此条件反射地敏捷后退至安全距离,掏出枪来上膛做出预备攻击的姿势。
但撞进窗子的家伙的反应令他的一连串动作看起来毫无必要。
那是一名身着黑衣的男子,他结结实实地摔在了Aiden的地板上。蜷着身子,仅痛苦地蠕动了寥寥几下便再无甚动作,只剩眉头还紧紧锁着,即便在昏迷当中也不曾舒展。
Aiden撂下胳膊,叹了口气。


Alex醒来时入目的即是一大片阳光。
看光景大抵已经是上午,过度的疲劳与不适在脑中化作一团沉甸甸的不规则金属。记忆仍旧大片地空白断档,仅有的信息只是“Alex Mercer暂时逃脱追捕”——
“你醒了?”
略带沙哑的低沉男音。Alex循声侧头,一个身着褐色风衣的男人缓步而来。“或许你可以解释一下你昨晚行为,这位……”
“Alex Mercer.”
于是褐色风衣的男人偏偏头,“Aiden Pearce.”他同他交换姓名。“或许你可以和我分享你的故事。”
还附赠了一个笑容。
即便是很久以后Alex也坚决不承认自己曾慌乱地移开视线。


Alex略带局促地坐在餐桌前面,看着Aiden忙着准备午餐。
围裙后面的蝴蝶结是他帮忙扎的,他惊讶地发现他擅长这个——那个漂亮的结会随着任何一点小小的动作而一蹦一跳,挂在Aiden的腰后反倒奇妙的契合。他盯着那个结看,直到Aiden转过身来把双份的意大利面放在他们各自面前才装作什么也没发生似的转过头。
这让Alex觉得他再说出“自己其实不需要以这种方式进食”的话来有些不太妥当,才不是因为他觉得离开餐桌失去与Aiden共进午餐的机会这事令人丧气。
“多谢款待。”于是他说。
并且专心埋头吃饭,假装没在意对方的笑容。


Aiden总是不肯呆在家里,直到夜色浓重才会归来,并且带回一身伤痛。但对于这些伤的造成原因他向来缄口不言——Alex深知即便他询问,也不会得到真正的答案。在他第一次替他抱来医药箱替他处理伤口,而对方沉默着未曾拒绝后,他似乎就包揽了这项活计。无论多深的伤口多严重的错位,他最多也只闷哼几声,一口银牙咬碎也倔强的不多发出一丁点儿声音。Alex自第一天起就见识了他这副模样。他猜测他们是一样的人,同样需要借助黑暗以隐匿形影,做不得见光的事,为了各自不同的目的。
Alex不知道Aiden的目的是什么。
他曾在Aiden离开的时候出门,化作别人的模样踽踽独行于芝加哥的大街小巷。那才是他真正的“进食时间”。但他从未得以遇见Aiden。
Alex不好奇是假的。
-
毒贩,城市的蛀虫。
被吸收者的记忆的碎片纷涌上浮,他看见了Aiden。
-
自从得知循着犯罪的足迹去寻觅便可以遇见Aiden后他便常乐得去帮他一把,因为Aiden看起来似乎极其满意他处理尸体的方式——这省了不少事儿。而事实上,Alex也相当满意这食物来源。然后把同他一起在华灯初上的不夜城中并肩缓步回家当做饭后余暇中的小憩。Alex没法忍住不去偏头瞄上他一眼——看看他沐浴在喧哗的暖光里时凉薄的眸子是否能够染上一丝温热。
目光猝然交接,他捕捉到一抹油然笑意。
就像无风的荒原上突然降临了一缕阳光。
-
有了Alex的插手,Aiden的受的伤照往常实在少了很多。Alex使用医药箱的次数逐渐变少,不必扶着Aiden走的时间也越来越长。于是,在Alex的第一次提议买外带食物当做夜宵后,他们就一起走遍了附近的所有廉价却温暖的快餐店。事实上,这只是一个玩笑般的建议,因为Aiden看起来绝不是喜欢干这种事的人,就连Alex自己也并没有显露出多大兴趣,完全是一时之语。但不知为什么,这件事就变成了他们每个晚上必做的事。
在Alex提着装了泰国菜的快餐袋的秋夜里,Aiden没拒绝Alex凑上来的冰凉的手。


当晚Alex就把自己那张临时支起的行军床和Aiden的床并在了一起。


坑,但有段后文,k写的,很久以前。

评论

热度(43)

  1. JUNJUN贰拾叁 转载了此文字
    久违的粮、磕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