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NJUN

一个没事儿喜欢在纸上来两笔的。混欧美东瀛圈的。腐女子。。。。(๑ŐдŐ)b

【神探伽利略】【汤草】爱的论述题<……爬墙神马的……>

胖球:

食用前注意:1.食用时请务必单曲循环此BGM


                     2.请尽量随着BGM的节奏细嚼慢咽缓慢食用;


                     3.…………以上为依据个人癖好而推荐的食用方式,并不必刻意遵守。


 


那么,诸位客官,请慢用(鞠躬)。


 


********************************************正文开始分割线*******************************************


       推开那扇门的时候,草薙就知道,今天会有什么事情发生。


       或者说,从刚才收到那封短信开始。


       【忙完了来我研究室。】


       且不说没了他惯常的表情符号,石神的案子今天才刚刚结束进入下一步法律程序,自己也不记得有在这当中又丢给他什么新的难解之谜,这家伙会因为案子以外的事主动联系自己,就现在的关系来说,实在是件很难得的事,更何况——【忙完了】。


       那个完全自我中心的家伙……居然会开始考虑别人了么?


       时值初冬深夜,帝都大学的校园里除了几盏街灯微醺着蜿蜒的小路,只有实验楼还零星着几扇执着梦想的窗户。冷风呼啸,空无一人的街道被厚实的落叶占尽,枯枝冷颤,抖落下的最后牵绊打着圈,划尽了临终的寂寥,最终没入了那一地枯黄晦暗。


       草薙缩了缩脖子,将手握上了理工科物理学系第13号研究室的门把。室内终究要比室外暖和多了,只是这里因为某个人的关系,总让人有点不寒而栗。


       推开门,预想中温暖的光亮并没有如期而至,堆满器具书本的封闭的研究室里,只怕比门外还要更加昏暗。没人招呼是理所当然,更何况是在这种万籁俱寂的时间点。借着从窗外渗入的微弱月光,草薙凭着印象中的地形轻手轻脚跨过一地闪着银光的专业设备走到对面上了楼梯,皮鞋踏在金属的阶梯上敲出一下一下清脆空荡的回响。横在二楼中间的大桌子上摆满了电脑和各种叫不出名字的电子设备,这确实遮挡了他不少视线,可是一点也不妨碍他照旧一眼就看到了那个窝在角落沙发里的人。


       一如几年前他还常来找他时那样。


       唯一有所不同的是,眼前的这个他不再落拓挺拔闪耀着智者的光辉,而根本是——颓然一地。


       衣服还是下午在局里时的那套,平整飒然的风衣在身上揉乱成一团也无心在意,闭着眼蜷靠在角落里,失去光芒的神只不过是个再平凡不过的普通人而已。甚至更加微弱。


       小小的报复的快感还没腾起就被另一种心情迅速淹没得无影无踪。即使用调侃的语气脱口而出“想不到你也会有今天啊”自己也肯定没办法如预期的那样笑出来。即使只是气氛,也不许自己那样做。


       想说点什么来打破沉默,可是搜肠刮肚也想不到该如何在这种情况下开口。提了口气又咽下,然后他便注意到那人手边的几本书。


       四色问题。


       就算光线昏暗认不清那些厚皮精装的书籍上晦涩难懂的书名,参与了石神的案子那么久,那些书封面上四色格子的图案却早已是再熟悉不过。


       相邻的两块不能用同一种颜色,任何图形最少只需要四种颜色。  


       这是石神最钟爱的世界数学难题。据说也是他们最初相遇的起点。


       草薙抬起头,看着眼前的那个人凝眉沉湎不语,眼里沉下的便不只是光芒而已。


       他知道石神和他们都是同级校友,也知道那家伙和石神曾经很有些交情。


       只是现在看来,似乎不只是那样而已。


       刚刚涉及这个案子的时候,他曾以为只是因为旧识的关系那家伙才会如此反常的介意。可是事情到了这一步,大概,已经不只是普通的“反常”了吧。


       “汤川……”


       “草薙,”同时响起的声音让草薙迟疑了一下,然后便惯常地咽下自己的话等着对方继续开口。对面的人也一如既往地无视了多余的声音,睁开眼睛。只是双目无神,直直地悬浮在空中。“……你说,爱,是什么?”


       “…………”哑然了片刻,提起嘴角,草薙笑得有点苦,“哼,你对我问出这句话,还真讽刺呢。”


       “为什么爱一个人……可以做到那种程度呢…………”


       “…………”眼前的人茫然地动着脑袋,丝毫没有把自己的话听进去了的意思,轻声叨念着,仿佛只是一个人在空荡荡的房间里自言自语。


       又是这样。完全的自我中心。一点也不懂得身旁人的心情。


      “搞不懂……完全搞不懂……没有一点头绪…………”


       没错,你的确不懂啊,一点都不懂呢。


       “为什么……那么优秀的头脑,却只能用来做这种事……”


       如果你能懂的话,现在,我们也不会是这个样子了吧。


       “为什么呢……为什么要做那种事…………”


       “不会觉得很有趣了吗?”


       滞了半晌,汤川抬起眼,不解地看向草薙。这是今天晚上到现在为止,他第一次直视草薙。


       扯了扯嘴角,草薙避开那双无神的眼睛。现在的那双眼睛里,没有自己。“你不是每次遇到搞不懂的事,都会觉得很有趣么?”


       “…………这不一样。”沉默了一会儿,对面的人小声说。


       是啊,不一样。当然不一样。这一次,你自己也被牵进了这个你搞不懂的问题之中啊。


       冷风萧瑟,拍打着楼下暴露在外的玻璃窗。枯瘦的枝桠映在玻璃上的影子纤细娟狂,凌乱飞舞随风挣扎。瑟瑟发抖的玻璃窗死命摇晃,颤落了一地细碎的脆响。好像下一秒就会承受不住,崩碎成片片带刺的雪花。


       叹了口气,草薙转身,拿过桌上空冷的黑色马克杯,下楼走到台子旁。倒上某人最喜欢的速溶咖啡,搅着勺子用热水冲开。淡淡的醇香飘散开来,缠绕着嗅觉不放,好像又回到了当年一闻到这速溶咖啡的味道就找碴吐槽的美好年代一样。


       上楼,走过去,伸手,连同笑容一起把热咖啡递过去。那人看了他一眼,便也理所当然的接过,抿了一口。


       “……刚刚好。”


       挑起嘴角,“那是当然的。”然后转过身,坐在了他身旁。


       冒着热气的暖流总能一寸一寸安抚冰冷生硬的东西,然后一点一点,润化成柔软,最终消于无形。


       “呐,汤川,”顿了顿,草薙还是问出了那句话,“你今天,为什么会找我来?”


       手捧着热气腾腾的速溶咖啡,汤川侧过头,好像对于这个问题有些不解,又有些若有所思。


       “现在负责这边的是内海警官吧?是个很有干劲的女人呢~”说起内海,草薙不由轻笑了一下。升职调走之后,就是这个女人接了自己的班吧——连同常往汤川这里跑的那份一起。“你现在不是应该跟她更熟一些吗?”


       说不出当初为什么会把汤川介绍给内海,或者说其实是另一种意义上的把内海介绍给汤川?不知道。也许,不仅仅是想帮她破案吧。


       对于草薙的疑问,汤川回答的轻描淡写。“我对那个女人没兴趣。”


       “哦?那你的意思是说对我比较有兴趣罗?~”


       冲口而出的话换来两个人尴尬的对视。汤川毫不避讳直射人心的目光让草薙更加深刻地感受到说错话的难堪,他撇撇嘴,不自然地别过头。“咳嗯,开玩笑的。”


       “草薙,”抢过草薙的声音,汤川也移开了目光,专注地盯着手里的咖啡。黯淡的月光零星地洒在上面,斑驳摇曳,像是破碎的星屑。“……我知道我们已经分手了。……不过——”


       “啊啊对了,我来是想要告诉你,”慌忙提高音量压下汤川还没出口的话,草薙动作夸张地抬起手抓抓头发。虽然不知道那个人会说出什么来,但是不论是什么,现在,都已经承受不起了吧?虽然不满草薙转移话题,汤川却还是转了转手里的马克杯决定耐着性子听一下。“你没有做错什么。”


       “……?”


       “我是说石神的事。”


       听到石神的名字,汤川的表情果然明显动了一下。原本稍有起色的光芒再次暗淡下去,他深吸了一口气,把马克杯移到嘴边。咖啡的热气缱绻柔怡,轻柔地腾绕在他脸上。透着微薄的月光,划出寂寥的轨迹。


       草薙看在眼里。也只能是看在眼里。


       “你问我‘爱是什么’,‘为什么爱一个人可以做到那种程度’,这种问题,我不知道该怎么对你解释,也许永远也没办法解释得清。这本来就不是三言两语能说明白的事,就像你说的,爱,根本毫无逻辑。而没有逻辑的事,你不是怎样都理解不了的么?”


       说到这,草薙不由得有些自嘲地想笑。想当初,是谁那样信誓旦旦地说对于感情这种没有逻辑的事没有半点兴趣?可是后来,又是谁那样擅自决定了关系,却又好像根本不明白那层关系的意义?而现在,又是谁在这里为情所困,烦恼爱的真谛?


       世事无常,总有些什么会改变。只是不知道,那改变后的未来,是否还会是人们所期待的样子。


       “我只能说,爱上一个人,为他付出,为他牺牲,为他做尽所有的事,不论那些事是什么,也不论之后会有怎样的后果,对于爱上的那个人来说,他都是心甘情愿的。只要爱的那个人能够平安,幸福,那么,一切就都是值得的。”爱这种事其实真的很简单,所有的一切,都不过是希望对方能过够安好而已。不论是献出生命,抑或仅仅只是倒上一杯咖啡。对于爱上的那个人来说,只要对方能从中受益能感到幸福感到满足能比前一秒舒心快乐,那么,其实这两者,并没有什么区别。“他是知道后果才去做的。所以……即便如此,他仍然是幸福的。”守护了想要守护的人,这一生最大的夙愿便算是完成了,还有什么好留恋和不甘的呢?“呵,虽然作为警官,这样说一个罪犯,好像有点奇怪。”草薙笑笑,低下头。其实有时真的会很羡慕石神。虽然爱情中的人都是一个样,可是能做到他那种程度,真的,还是不多吧。


       至少,自己就做不到。


       那样的不求回报。


       “而对于花冈小姐,虽然让她知道了那些事实对她来说好像太过残忍了一些,毕竟那是两条人命的代价,可是,”草薙顿了顿,压下的声音里掺杂了平素少有的郑重认真,“……让一个人知道,他是在被另一个人用怎样的心情怎样小心翼翼执着、不顾一切地爱着,这种事,我觉得,绝对没有错。”爱与被爱的幸福是对等的,爱的人需要回应,被爱的人也有义务明了。“你不是也没办法眼睁睁看着石神的付出就此埋没隐藏,不被任何人所知吗?”看着陷入沉思的汤川,草薙牵出一个柔和的微笑,“所以,你已经做得很好了。不管是对于警方,对于花冈小姐……还是对于石神。”拍了拍他的肩膀,将声音压得更低。“你已经,做得很好了。”


       因为,还能怎么样呢?你们都已经用尽了所有去守护想要守护的人了,所以,还能怎么样呢?


       只是事已至此,所有的都已无可挽回。大概,这已经,算是最好的结局了吧。


       看着呆呆盯着咖啡的汤川,曾经英气俊朗的侧脸如今已经不知道憔悴到哪里去了。从大学时代的相遇到工作时候的相伴,好几年来,这个人什么时候如此消沉过?你的逻辑呢?你的强势呢?你的任性呢?你的腹黑呢?……怎么我现在,只能看到一个萧索晦暗,让人如此心疼的你呢?…………你就真的,那么在意他么?……


       轻轻闭上眼睛,将最后一口咖啡送进喉咙。风的声音好像小了一些,玻璃也不再震了,只是沙沙地摩擦着窗面。


       “……但愿吧。”汤川把马克杯碰在手里,淡淡呢喃。


       他拿起手边的书,四色的格子依然鲜艳,只是夜色将他们全部墨染,像是在祭奠那个曾把他们视若生命的人,从此以后,再也无法相见,只能留在虚幻的记忆里,凭空惦念。


       最后看了一眼,像是在与什么告别,然后他便将他们全数收好塞进了手边的书架。林林总总浩如烟海的典籍很快淹没了那几本普通平凡毫不起眼的书,一如那个一生低调谦卑的男人消失在这个茫茫的人海碌碌的世界。


       总会有人记得的。即使更多人并不知道他曾存在,即使永远,他也只能沉睡在记忆的深海。


       盯着那片旧书籍过了很久,汤川才回过头,重新闭上眼,靠回进沙发里。摩挲着一直握在手里的马克杯,夜已经夺走了它原有的热度,只剩一丝手掌的余温,向回传着柔和的凉意。


       草薙扭扭脖子,长呼一口气。挺直了腰板打算换个比较轻松的话题。“怎么样,这么晚了,不想回去的话要不要去哪里喝一杯?”说罢还不忘神秘地笑笑,故意引诱道,“我知道有个不错的地方,而且美女很多呦~”


       “……啊,好啊。”


       汤川的反应并没有预想中的干脆,虽然是在意料之中,但草薙还是有些没趣。不过这并不妨碍他继续强打精神。他伸了个大大的懒腰站起身,重重地一拍汤川,“撒撒~走吧走吧~喝酒去~美女们还在等着我们呢~————”


       “……”他回过头,看着捉住自己手腕的汤川。


       穿透视线的眼神让他有一瞬晃了神。


       用力直接,专注认真,纯粹得叫人不敢正视。


       那曾是他最无法抗拒的眼神。


       而现在……


       “……对不起。”


       “……哈?你在说什么呢?什么对不起啊?”能够发呆的时间只有一瞬而已,草薙很快强压下那一线近在眼前的直觉,咧开嘴笑笑,握起拳头轻轻砸向汤川的肩,“我可不记得你有做过什么对不起我的事哦~”


      “你也是会希望能感觉到自己被爱着的吧?”


      “……在说什么呢~你什么时候也会开这种玩笑——”


      “‘让一个人知道,他是在被另一个人用怎样的心情怎样小心翼翼执着、不顾一切地爱着,这种事,没有错。’……这是,你说的吧。”


      “…………”


       “所以,对不起。……我从来都……”


       “…………”草薙别扭地看向两边抽回手,“呵,你在说什么呢……”扭过头别开脸背过身,翘起的嘴角有些僵硬地颤抖,“不是说过了吗,你没有做过什么对不起我的事,所以根本用不着——”


       “……回来吧。”


      耳边的呢喃有着蛊惑人心的魔力,贴上后背的温度暖到让人感到不真实,而圈在腰上的手臂其实很松,很松很松,送到只要一抬手就能轻易挣脱但是,……但是……


       “……俊平。”


       有什么顺着你的声音沉到了心底,像是被绑了石头的死刑犯被人一手推进了海里。从口中溢出的气泡颗颗分明的从眼前划过,细碎,闪亮,透明。胸腔快要承受不住这愈来愈重的水的压力,深蓝静谧的海底,成群七彩的海鱼摆着尾从面前游过,珊瑚千百华丽。


       只是在这一整个世界里。


       只有你的声音。


       “…………回来吧。”


       “…………”


       “…………我需要你。”


       “…………”


       “…………我想你。”


       “…………”


       “…………回来吧。”


       “…………”


       “…………俊平……”


       “…………”


       为什么呢?


       为什么,要在我下定决心接受回到好朋友的关系并且慢慢习惯了之后才对我做出这种事呢?


       为什么,为什么不在让我察觉到你对石神的心意之前对我做这种事呢?


       为什么,为什么你从前从来不肯对我说出那几个字呢?


       …………


       为什么,这样的我……还是无法抗拒你的声音呢……?


       …………


       “好啊。”许久之后草薙忽然咧开嘴笑,微微偏过头,用半是玩笑半是认真的表情看向肩上那双因为惊诧而亮起微光的眼睛。“除非晚上你请客。”


       “…………”定定地盯着草薙的眼睛,清透的黑色闪亮,映着窗外月色柔和。风是停了吗?否则怎么会如此安静?静得能听见你眼里的笑意。朗朗的光亮莹白干净,在草薙的脸上打了一层淡淡的侧影。熟悉的表情更添了几许柔和落尽眼睛里,汤川忽然就笑了,然后很快又绷起脸,用郑重严肃地语气说:“那可不行。5000以上自己出。”


       “喂!你这混蛋!”狠狠地一肘凿上汤川的胸口,却被那家伙轻松卸了力道,漂亮地擒拿翻转之后,只能顶着那张皱眉笑怒的脸迎上那个自信危险的表情。


       “……お帰り。”


       低低的声音满载着笑意,草薙愣了一下,随即也浅浅笑开。


       花开无声,风静影停。


       承载了一世的月光,连声音都皎洁澄明,温良如玉。


       无关风花雪月,无关海枯石烂。


       我爱你。不过是一句最平常最简单的话而已。


 


       “ただいま 。”


 


       end  


 


*******************************************************正文结束分割线*********************************************************


 


       说起来,其实,这才是某ki最原始的文风呐。


       正经,深情,单个场景,死扣细节(虽然其实还是很欠缺),强化心理(其实这篇有意识相对弱化了……),然后就是很烂的寄情于景(真的很烂……)和超弱的动作描写(已经不能再弱了……)。


       这应该是某ki最原始最习惯最顺手的文风……吧==?


      


       果然还是比较习惯写成熟大叔的事情呐,虽然好像很容易少女心来着,但是也比较容易沉下心来找到深情的感觉。


       少年们始终还是太青春阳光了,朝气蓬勃,活力四射,激情洋溢。


       那并不是我所熟悉的世界。更何况…………


       银他妈中毒症是在是件想治也治不好的疑难病症==……


       跑偏神马的,脑残神马的,WS神马的,乱入神马的,无下限神马的…………==如果没有完全的深情控制全场,少年文神马的实在是太容易出现了(Orz对不起我就是无定力星人)……


       浪荡了一个学期,状态君灵感君夫妻俩状况连连,时间兄也经常不给面子。这学期的产量跟去年简直完全没有可比性。


       也许是因为习惯了和小金阿紫(←手机)共同作业,所以当蜻蜓(←本子)出现在身边时有些不知所措。花了好长时间去习惯去培养默契和相性,现在,终于算是差不多能够适应可以齐心协力做些事了。


       于是第一次正视的回归,我选择了《神探伽利略》的汤草。


 


       masha桑好帅!!!~~~~~~~~~~~~~


       ……咳嗯,我喊完了==。


       在小雨的楼里看到小雨推荐这部日剧于是屁颠屁颠跑去看,看到北村桑的小草时就惊喜了一下(医龙党表示见到阳光少年的雾岛君很亲切……),而看到masha桑的汤川时就已经被瞬杀光速阵亡了……


       老实说看伽利略之前只是对福山雅治这个名字有很浅淡的印象而并不知道是谁,不过见到masha桑的那一刻这一切都不重要了TT……


       气质美大叔控+眼镜控+低音控+白袍控+正装控+风衣控………………


       我不知道masha桑的汤川有哪一点是不在我控的范围内的(内牛满面)………………


       从此踏上爱福山叔的不归路不解释………………尤其是在听过masha桑的歌以及发现他其实也是个风骚到骨子里的XX家伙后…………Orz对不起我就是个WS帝…………


       咳嗯,总之,汤草很有爱,女主很碍事。(这个总之从哪里来的?!)


       嘛,人家小说原著里都全是JQ满满的汤草好不好,为毛电视剧版要把另一半主角换成女人啊(对手指)……还我小草啊~~~~~~


 


       这一篇的话其实是根据电影版《嫌疑犯X的献身》来的,时间是汤川亲自审过(其实只是谈话吧?)石神于是真相大白,石神被警车带走的那天晚上。


       汤草是毋庸置疑的,可是这里面我们也能很清楚地看出汤川对石神的心思很不一般,只是看不出来他们之间真的有挑明交往过的样子(本来就没有那种东西!)而已。所以这算啥?旧爱新欢?OMG,为毛我总喜欢写这么纠结的东西==……


       至于这文里汤川和小草的关系……其实我也没想到原来他们以前就已经分手了==(喂!)……原本以为是一直保持着若即若离很微妙的情侣关系,可是不知道为毛写着写着就变成【面对已经分手很久的曾经的爱人】了==(给我负责任一点!)…………


       而对于文中这两人尤其是汤川的表现……消沉弱气神马的,虽然与平常的形象完全不符,可我觉得,在经历过眼睁睁看着自己曾经那么在乎的人为了另一个人用这么夸张的方式从容赴死,就算是汤川,情绪和精神受到巨大创伤也不是不可能的,更何况在电影里,石神摔门走出审讯室时汤川的反应就已经失常了,还有最后和内海坐在长椅上说话时,那神情的萧瑟,尽管看得出已经慢慢释然了许多。


       所以,虽然文中的汤草和平常时候表现出的气质不同,可我觉得在那个事件那个情景中,他们会有那样的反应,并不是什么不能想象的事。


       ……


       怎么有种后记要比正文长了的感觉==……


       好吧好吧,就到这里,世界杯决赛荷兰VS西班牙都开始打加时了==……


       如果可能的话,下一步的计划可能是会把崩掉的《似水流年》全部推翻重写。


       ……不过这个工程量太大了==……


  


       于是,敬请期待遥远的下次更新。(鞠躬)


 


 


 

评论

热度(20)

  1. JUNJUN胖球 转载了此文字